丝瓜视频免费下载app超级污

众所周知,炼体武者绝对是最难练的。

在所有的修炼体系当中,几乎都是修炼劲气,以气御力,只要天资稍微好一些,成长速度再慢都不会慢到哪里去。

但炼体武者不同,炼体武者劲气为辅,肉很强度为主,需要熬练自身,从练皮、练筋、练血、练肉、炼骨再到练五脏六腑,这些步骤一个都省略不了。

不单单需要耗费海量资源,更是要借助外力捶打。

所谓挨最毒的打,扛最可怕的伤害,得最慢的成长速度,说的就是炼体武者。

天资绝顶如沈卓,在得到沈笑君给予的混沌天罡决之后,也是将自身劲气彻底封锁,化凡人之躯,从头开始,在古朝一路修行,一路挨揍,才终于成功崛起。

炼体武者是最可怜的,但也是最可怕的。

同级之中,炼体武者堪称无敌。

他们肉身强悍,可扛刀剑,任你强大功法轰来,躲都不需要躲,直接硬扛。

而炼体武者捶你一拳,可能你就得跪下来喊爸爸。

若是修炼了精神类功法的炼体武者,那更是爷爷级别的存在,无法摧毁对方精神力,无法摧毁对方肉身,就直接投降或者自己干脆抹脖子,免得浪费时间。

初期的时候,任何炼气武者,都能吊打炼体武者。

纯白美少女温馨清晨阳光洒进屋子唯美图片

可一旦进入神藏境,炼体武者就开始发挥真正的威力。

等到了鸿蒙境……

不好意思,我要打十个!

没错,鸿蒙境炼体武者,一个人单挑十个同级武者,没有任何压力!

这绝不是开玩笑。

更可怕的是,体修武者根本不用掠夺天地气运,因为他们修的是自身,机缘一到,直接鸿蒙境,天地气运都压制不住。

就是这么霸道。

此时,万众瞩目的人,已经从官凌寒变成了黑风烈。

他缓缓升空,盘坐虚空之上,丹田处有璀璨光芒遮掩一切,身后一道虚幻身影,高达百丈,爆发式肌肉遍布身,仰天狂吼,声音近乎压盖了雷声!

哪怕是隔着数百里远,都清晰可见巨人顶天立地。

“擦!这是什么情况?”

“炼体武者……踏入鸿蒙境!我的妈……”

“又是乾坤门方向,是乾坤门的炼体武者吗?”

“很可能是乾坤门大长老黑风烈。”

“叼炸天……乾坤门这是怎么了?相隔不过一周时间,前后两人踏入鸿蒙境!”

“前一个是剑修,这一个是体修……嘶……乾坤门被打压得没落,现在是要逆天吗?”

讨论声四起,整座城都在沸腾。

乾坤门内,体门弟子都兴奋得嗷嗷大叫起来。

其他门的弟子,则是眼珠子发红,纷纷低头,不是嫉妒,是被那璀璨光芒给刺得眼睛疼。

上官绝和元太上以及瞿耀,激动得浑身发抖。

他们着实羡慕,但更多的是有种泪流满面的感动。

乾坤门,之前就靠着师伯赤城鸿一个人撑着。

整门上下,压力山大。

现在好了,续剑修官凌寒踏入鸿蒙境之后,体修黑风烈也踏入鸿蒙境,这两个绝对强悍的战斗力,比得上其他宗门十几个鸿蒙境强者!

毫不客气的说,仅凭着这二人,乾坤门就有资格重新回到一流宗门的行列,而且还是鲜少有人敢惹的一流宗门!

恐怖威压,笼罩乾坤门。

包括上官绝等人,都呼吸粗重。

这就是鸿蒙境体修的可怕。

根本不用打,光是气息的散发,就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强大之感。

徐逸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因为身旁的石小凡也是趴着的。

超凡境弟子,在鸿蒙境体修强者面前,不趴着都不正常。

没看天灵境弟子都是趴着的吗?

“大长老收了神通吧!”

弟子们泪流满面。

官凌寒突破的时候压了他们一次,黑风烈又压一次。

搞得乾坤门弟子像是翠花楼的姑娘似的,还是白嫖那种。

终于,黑风烈晋级完成,压趴所有人的气息消散一空。

黑风烈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,却没有下来,一闪身就消失不见,只留下一句话:“不用管我,继续讲课。”

体门弟子一听这话,回过神来,内心里火热万分。

是啊,师尊突破了,我们还有机会呢!

“那就继续讲课……”

徐逸和石小凡继续授课,体门弟子听得如痴如醉。

当讲课结束时,三百多个弟子提升了一个品级,激动得嗷嗷乱叫。

在此之前,炼体武者其实只有一条修炼路子,但现在,他们却从徐逸和石小凡的讲课里,多出了一条捷径,那就是引气入体,破而后立。

这个捷径是危险的,稍有不慎就是经脉寸断,根基尽毁,成为普通人。

但石小凡说了不少技巧,容错率极大,值得尝试。

这也是三百多弟子实力提升的主要原因。

不过,比起剑门弟子将近千人的突破,自然是少了很多。

可考虑到炼体武者的难处,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喜人,起码黑风烈是嘴巴都笑得一直合不拢的。

这场授课,二人一人分了三万多宗门贡献,并且黑风烈也是免费将阴阳体术传授给了二人,以示感谢。

上官绝、元太上和瞿耀三人,眼睛发绿的盯着徐逸跟石小凡,幽怨得像是深闺怨妇。

受不了这种眼神的二人连忙跑路,一头扎进藏书库,就没再出来。

并且上官绝下令,二人在藏书库期间,任何人不得入藏书库看书,避免打扰了两个小祖宗。

整门上下,没有一人反对,甚至万分迫切,希望二人早点出来,再开堂授课。

时间很快过去了半个月。

徐逸和石小凡入门已经三周,距离一个月之期,仅剩一周不到。

乾坤门弟子们受到了二人两次授课的影响,发愤图强,生怕被剑门和体门比下去,整体修炼氛围热烈,时不时的就有人实力提升,十分喜人。

但就在这一片欣欣向荣之下,上官绝看着手中的传音符,脸色变得难看。

传音符上有烈焰焚海的标志,代表焚海宫。

他召集四大长老,开门见山道:“焚海宫来信,要进行弟子与长老之间的交流,你们怎么看?”

黑风烈怒道:“交流个锤子!拒绝!”

上官绝深吸一口气,声音冷得像是万年寒冰:“拒绝的话,焚海宫会直接挑起宗门之战……”

立刻,寂静无声。

“只能答应,不是我们贪生怕死,而是还需要更多的时间,让那些天才们成长。”

上官绝苦涩道:“明日焚海宫就会到来,这一战,只许胜不许败!”